关注 | 强者栾菊杰:前世界女子击剑冠军的加拿大生活

摘要: 加拿大头条(微信ID:canadanews)编辑 太棒啦!

09-11 11:50 首页 加拿大头条

加拿大头条(微信ID:canadanews)编辑

\/


【加拿大乐活网(lahoo.ca)特约撰稿人贾葆蘅 撰写 】自从知道前世界女子击剑冠军栾菊杰住在加拿大埃德蒙顿后,很想与她相见。对于我来说,不光因为当年轰动中国的那篇“扬眉剑出鞘”报告文学,使我非常敬佩栾菊杰。更重要的是,她在50岁时,竟然身披战袍,鏖战北京奥运会。2008年,她是以教练员和运动员双重身份代表加拿大出征北京奥运会, 但是,8月11日她在击剑馆比赛结束后,打出了“祖国好”的横幅。她是怎么样一名运动员?我很好奇。现在既然都移居到加拿大,我很渴望一睹世界冠军今日风采,并且能够采访她。



前世界女子击剑冠军栾菊杰


去年在阿尔伯塔省政府部门工作的多年好友帮助下,我联系上了栾菊杰,可惜的是当时没有机会相遇。


今年8月我决定去埃德蒙顿调研后,直接给她打电话,道出希望采访的愿望。栾菊杰的记忆力不错,一下子就想起我,可是她的行程排得很满,只有8月29号晚上可能有时间。为了这个可能的机会,我把去埃德蒙顿的时间提前了两天,29号一大早就做飞机来到了埃德蒙顿。


29号傍晚六点多,朋友带我来到了栾菊杰家。这是一栋独立屋,看样子有几十年了。我们敲门后,栾菊杰的学生把我领进门。一进屋,眼入眼帘的是墙上挂着的一幅书法:扬眉剑出鞘。这苍劲有力的几个大字,一下子使我想起那篇报告文学,脑海里顿时翻滚着激烈的比赛场面。就在我的思绪飘向过往的时候,栾菊杰走过来,很亲切地问道:“你吃晚饭了吗?”我告诉她后,她一边解释说还没有吃晚饭,一边把我带到了客厅。坐定后,我观察了她一下,不愧是世界冠军,身体很健壮,精神饱满。她那充满朝气的笑容,感染了我,使我感到自己也在释放正能量。看着昔日敬佩的世界冠军,我一时有些激动,没有什么客套,就切入主题询问起来。


初到加拿大


栾菊杰面对初次谋面的我,思绪很直接,一下子就走入几十年前的过去:“我是1989年2月19日来加拿大的。当时远渡重洋来到加拿大的目的,是想学好英文,拿个文凭好去国际剑联。正好阿尔伯塔大学给了我奖学金,我就来了。可是当时我的英文底子太薄,上课后发现完全听不懂,根本没法攻读下去,只好放弃了学业。但因为我的剑术水平高,又曾经拿过世界冠军,得以被聘用在大学里教击剑。”



前世界女子击剑冠军栾菊杰


我听后觉得有些惋惜,可转念想到既然栾菊杰语言不好,她怎么能在大学里教学生呢?她的学生应该有一些是西人吧。犹豫了片刻,我便问道:“大学里学击剑的有西人学生吗?”


“几乎都是西人学生。”


我冲口问道:“那你是怎么与他们沟通的?”


栾菊杰微微笑道:“开始头三个月,有朋友帮忙翻译,之后我就自己上阵。教击剑,肢体语言较多,相对容易些。当然学生肯定有听不懂的地方,但我还是教下去了。有些学生是从香港来的,他们不会讲国语,我会听广东话,但不会讲,所以我教他们国语,他们教我广东话。”


栾菊杰接着说到:“后来我还到亚省击剑协会工作过一段时间,管全省的击剑训练和普及事项,有很多文字工作,每天四个小时,是兼职的。但我英文不好,每天都需要花大量查字典,我觉得比教学困难,也不得不放弃了。”


作为新移民,每个人都会面临语言问题,世界冠军也是如此。可以说移民的过程是一个蜕变的过程,我相信栾菊杰因为英文底子薄,选择离开大学,一定是很无奈的。


工作于击剑俱乐部


栾菊杰离开亚省击剑协会后,来到了埃德蒙顿击剑俱乐部(The Edmonton Fencing Club)工作。在这里她被聘为主教练,她根据自己的经验制定教学计划后,便开始教学。由于栾菊杰克服种种困难,努力教学,使俱乐部名声在外。几十年下来,击剑俱乐部一直运转良好,目前已经成为加拿大数一数二的击剑俱乐部。


栾菊杰在俱乐部工作是很辛苦的,俱乐部击剑课程分为三个学期。每学期有200-300名学员,一学年下来,有800-1000名学员,大部分都是她在教课。对于在俱乐部的教学历程,栾菊杰讲到:“早期我们俱乐部学员几乎都是西人,只有5%是华人,现在华人增加到20%。俱乐部里的学生最大的80多岁,最小的5-6岁。我在教学生时,尽管英文不好,可是我敢开口,我有耐心与学生沟通。至于有没有沟通问题,我想是有的,可是问题应该不大。我这个人比较直,可我觉得我的学生们还是喜欢我的。有些学生从开始跟着我,一直到了现在。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,学生从来不怕我,但是学习上还是听从我的,我要求是很严格的。”


栾菊杰以及工作人员的经济来源就是靠俱乐部的会员和学生学费。对于俱乐部的运营,栾菊杰还提到,阿尔伯塔省政府对于非牟利组织,每两年会让这些组织去赌场做一次义工,一共两天。这两天的收入除了一部分交给政府和赌场,其余全部交给义工所在组织。栾菊杰说两天做下来,能有几万加币的收入,她所在俱乐部就有这样的资金。其实这也是阿省社团蓬勃发展的一个主要原因,有了这样一笔资金,社团活动就会丰富多彩。对于埃德蒙顿击剑俱乐部,我回家后曾上网查看了该俱乐部的网站,发现董事会都是义务的,不拿工资。我知道属于非牟利组织每年都要申报的,这个俱乐部应该是非牟利组织,所以才有机会赚钱补贴俱乐部的运营。


栾菊杰告诉我,她已经在这个俱乐部连续工作20几年了。我相信在俱乐部里,栾菊杰一样会面临语言问题,但她肯定是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做、用心做,最后终于游刃有余地工作着。


据栾菊杰讲,2003年,俱乐部以栾菊杰的名字命名一个奖杯,叫栾菊杰击剑公开赛杯。这是一个传统的比赛,每年举行一次。这也是对栾菊杰工作的认可和奖励。


成为城市名人


尽管栾菊杰来到埃德蒙顿一直默默耕耘,从不出风头。但是栾菊杰在不断努力工作和奉献中,赢得了很多人的尊重。有人推荐了栾菊杰参选“城市名人”,至于是谁,栾菊杰至今都不知道。这个评选要照相登报,还要审核,还要让普通市民去投票,然后再组织专门人员去审。一开始栾菊杰 对这样的评选并不在意,她告诉我说:“在中国什么荣誉都得过了,我无所谓这样的评选,所以开始没有重视,没有被选上。”


2008年的评选,栾菊杰又被提名。这一次她从主办方发出的一个小册子中,看完上面所有候选人的相关介绍,感到每个人都很厉害,自己可能选不上。栾菊杰觉得选不上是会有些遗憾,但她的心态是开放的,认为能够享受这个过程,就已经很知足了。可这一次,栾菊杰获奖评了。其实所有幸运都不是偶然的,成功也是经历很多失败的,只是每个人的心态不同吧了。现在,在埃德蒙顿的市政厅里,栾菊杰的照片和简历被挂上了 城市名人墙。


参加2008年北京奥运会


栾菊杰曾先后于2000年代表加拿大参加悉尼27届奥运会和2008年代表加拿大参加北京29届奥运会。提起这些事,栾菊杰回忆到:“我代表加拿大参加完悉尼奥运会后,就认为击剑生涯已经结束了,今后不会再参加赛事了。可是北京成功申办 2008 年奥运会,这是中国第一次申奥成功,是百年不遇的大事。另外在击剑史上,我是中国第一个全亚洲击剑冠军。我很想去尝试一下,那一年我50岁,拿冠军肯定是不可能的,但是我想去参与。”


对于栾菊杰的举动,当时有不少人持怀疑态度。毕竟50岁了,休赛多年了,还是3个孩子的母亲,现在要想去参加奥运会,不是想去就能去的。要想来到北京参赛,首先需要超强度的职业训练,要和很多年轻人竞争,必须打出线,才能有资格拿到进军北京奥运会的门票。另外参加奥运会,因为没有教课,栾菊杰是没有薪水的。参加比赛,意味着收入减少。可是栾菊杰决心定下来后,放弃一切得失,花费近一年的时间去打积分赛,跟一群同自己女儿年龄差不多的年轻击剑选手,一起进行强化训练。为了能够实现进军北京奥运会的愿望,她在世界各地征战,今天征战北美,明天拼搏亚洲,后天运用灵活的战术冲刺整个欧洲。最后积分出线,终于再度进入北京奥运会竞技场。


对于代表加拿大参赛,栾菊杰认为体育是没有国界的,能够在50岁参赛,就是奇迹。对于中国,她是深深挚爱的,当她带着一身征战之气来到北京,在一场比赛结束时,她打出“祖国好”的横幅,赢得了一致好评。多少年之后,在她家的客厅里,栾菊杰用干净朴实的声音和情感这样讲到:“我是中国培养出来的,在中国练习时,我没花过一分钱,全是国家付出的。我能够走进奥运会,没有国家的培养是根本不可能的。我要感谢中国,我是发自内心感谢祖国,所以我会打出‘祖国好’的横幅。而在国外参加比赛,费用都要自己出。参加赛事,连工资都没有,我是多方面付出。但加拿大对我来讲,这个国家没有更多规定,只要有实力,就可以冲刺。这样我才有机会在50岁进入北京奥运会,我也感谢加拿大。总之,我觉得这一生没有白走,成绩已经不重要了。”


这就是栾菊杰,就是她的心声。


前世界女子击剑冠军栾菊杰与笔者贾葆蘅合影


遗憾与感动


对于我提出她来到加拿大有什么遗憾之事,栾菊杰几乎没有犹豫就说道:“刚来加拿大时,信心满满,想好好学习,将来到国际剑联工作。我之所以有这个想法,是因为当时亚洲击剑水平不行,中国也比较落后,以致国际裁判对我们不公平。在比赛中,中国和亚洲击剑都曾受到不公平的待遇。错判、漏判很多,总之就是不想让你赢。我觉得如果有一个华人在国际剑联,或许可以改变这种状况,而我是去剑联的合适人选。遗憾的是,我的语言不行,最大心愿没有得以实现。另外我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后,她有综合症,多了一个染色体,心脏有很大问题。医生说她没什么希望,就是能够活下来,每6-8年都要手术,建议不要这个孩子。可是我是母亲,一定要尽最大能力保护她。她的心脏病要花很多钱,当时我也不知道中国今天这么发达,孩子的生命都要没了,我的追求不得不放弃。所以我放弃了去国际剑联的想法,选择留在加拿大,因为加拿大对残疾的儿童有很完善的资助政策。又由于当时在加拿大要想出国参加比赛,中国护照有一定困难,最后选择了移民加拿大。”


谈到感动,栾菊杰说到:“学生们最开始接触我时,我头上有奥运冠军的光环,都认为我是名人。可接触之后,觉得我是妈妈,觉得我很简单,很普通,但很真诚。我有很多外国学生,他们中文讲得很好,他们都认为有了我,才改变了人生轨迹。外边的人都这么相信我,我很高兴,也很感动。”


获奖


栾菊杰来到加拿大后,褪去世界冠军的光环,在异国他乡、语言不通的城市从头来起是很艰难的。但栾菊杰一直是个强者,她知道要想改变命运,必须发挥拼搏精神她一直都勇敢地面对现实,但并不墨守成规。她带着刻苦进去精神,再加上智慧,在加拿大取得了一个又一个奖项。我从她所工作的俱乐部网站,查到了栾菊杰来到加拿大后,曾获得过诸多荣誉和奖项,其中一部分如下:


1995-1999年获得4次全加击剑锦标赛冠军

2008年获得50岁组别世界女子锦标赛冠军

2008年代表加拿大参加北京29届奥运会

2000年代表加拿大参加悉尼27届奥运会

2008年荣入City of Edmonton 体育名人

2008年荣获YWCA Salute to Excellence Awards

2009年荣获第15届Global Women of Vision Awards

2013年荣入国际剑联创会100周年击剑名人堂


未来


关于未来,栾菊杰认为自己快60岁了,对目前现状很知足。她只想把自己的技术传承下去,尽职尽力做好一名教练。当然能够促进中加两国友好往来,也是她乐意去做的一件大事。栾菊杰曾经三次带领学生们来到中国参加世界比赛。她回到国家队和江苏队后,感到仿佛从没有离开,大家对她一点都不陌生,她们的拼搏精神还在一代代相传。


有一种色彩,在简单中浓艳。让我们祝福栾菊杰吧,希望她的未来一切顺利,同时也祝愿她能为中加友好往来多做一些贡献。



作者:贾葆蘅

责任编辑:周马连

出品:加拿大头条
微信ID: Canadanews






欢迎来稿

editor@canadaheadline.ca

广告合作

ads@canadaheadline.ca


首页 - 加拿大头条 的更多文章: